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张润生:画作对老家的表现有些欠缺 | “花好月圆 他乡故乡·27°黔地标中秋系列访谈”



嘉宾档案


张润生,1946年正月出生于山东莘县,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省国画院原院长、中国北方画院艺术顾问、贵州省政协书画院常务副院长、贵州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贵州省国际文化交流学会常务理事、一级美术师。



27°黔地标为什么会来到贵州?能否描述一两个在您的记忆中,故乡最令您难忘的画面?


张润生:我离开家乡比较早,9岁跟随父亲在广东南海舰队驻扎。1958年我12岁,父亲转业分配到贵州,我又跟着父亲一起来到贵州,那时的交通非常不好,我们走了很长时间。算一算我在贵州已经待了61年了。



小时候经常回山东,我对家乡的印象非常深刻,农忙季节还要给家里帮忙,那里不像贵州一样到处都是大山。



父亲参加革命比较早,我就在家里跟着爷爷,是爷爷把我带大的。记忆中老家是平原,有着一望无际的庄稼地,春天的小麦、秋天的玉米、棉花,老家缺水,都是靠井水灌溉,靠天吃饭,生活比较辛苦。印象中最好过的时候是爷爷带我去赶集,买些包子、饺子来吃,然后背着我回家;我们家树比较多,还有一棵100百多年的老枣树,每年打的枣子晒干了都能收两大布袋;夏天的时候买西瓜,秋天的时候买杏,因为没有钱,只能用碗舀粮食来换。爷爷非常疼爱我,我跟爷爷的感情比较深刻。



27°黔地标:在离开故乡后的这些年里,中秋都怎样度过?您的故乡过中秋,有哪些独特的风俗?


张润生:小时候家里生活环境比较差,过中秋就是买些月饼,菜也没有什么好吃的,肉更是很难吃到,爷爷比较喜欢喝酒,总是打一斤酒,邀请邻居一起吃一顿饭。



来到贵州过中秋的方式也都差不多,近些年生活好了,节日生活非常丰富了,重在家人团聚,但也没有太多讲究。



27°黔地标:背井离乡,都会体会乡愁吧?哪些时候最能牵动您的乡愁,是中秋?是偶尔的返乡?还是当感觉到渐渐老去的某个时候?


张润生:1990年代,父亲刚刚退休,我陪父亲返乡探亲,老人家参军前都生活在村子里,对家乡的感情远比我更加深刻。父亲10多年没有回家,回家之后很激动,当时家里还有舅舅、舅妈,以及许多表戚,他们看到我们回家非常高兴,我们跟着80多岁的舅妈轮流在她几个孩子家吃饭。



小时候,外公、外婆、舅舅对我都非常宠爱,都很稀罕我。只要我去了,什么好吃的、平常不吃的都拿给我吃,还带着我下地去玩,尤其是外公、外婆,待我亲得不得了。10多年后再回老家,外公、外婆已经不在了,当时回忆老人的点点滴滴,会很激动,眼中会淌眼泪。舅舅问我:“你那么多年不回来,是不是把家忘了?”我不是不想回家,是条件不允许,一忙起来就几年回不了家。



27°黔地标:现在“乡愁”成了流行词,您觉得乡愁是什么?


张润生:乡愁就是老家许多吸引我的,令我难忘的,以及很感人的一些东西。因为当时年龄很小,所以记忆中的乡愁多是和亲人们、儿时的玩伴,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现在一晃又是10多年没有回老家了,老家许多老人也都不在了,如今回想起来,他们对我的照顾和爱护,是非常想念的。有时候经常在梦里想起老家的人和事。



27°黔地标:故乡在您的认知里又是什么?它是否只代表出生地?又是否只是个地域上的概念?


张润生:故乡不光是一个出生地的概念,出生地是不能选择的。我出生在山东,尽管生活的时间不长,但故乡的人文,那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地域文化对我的影响是很深刻的。



27°黔地标:在您的美术作品中,是否有表现故乡主题的?请做简单介绍。


张润生:1966年我去北京考中央美院雕塑戏,考完以后我就顺便回老家,那时候我在画油画,背着油画箱在老家的村子里逛来逛去,画了几张油画。后来也画过泰山的题材,相比贵州的山水,总觉得北方的山水不是很拿手。因为常年不回老家,对家乡的写生少,也掌握得不够深刻,所以对老家的表现还是有些欠缺。



文、图、视频/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赵相康

实习生 王西

海报设计/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见习记者 吴浩宇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编辑/赵相康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