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详情页今日推荐栏目 > 正文

刘庆鹰:苦出来的《黔边行》 拼出来的新闻奖

 文/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李中迪


  1985年3月6日,贵州日报一版中心位置,一个名叫《黔边行》的专栏刊发第一篇稿件,与读者见面。

  

  此后的半年时间里,两位主创记者刘庆鹰和蒙应富走访了贵州与川、桂、滇、湘交界的沿边30个县、近百个乡、数以千计的干部和群众,采写见报稿件100篇,把黔边地区生动鲜活的故事和干部群众的心声通过该专栏一一反映。

  

  扎实的采访,鲜活的稿件,让该专栏首开贵州新闻奖先河,获评当年贵州新闻特等奖。

  

  回望历史,感知时代的温度。在贵州日报创刊70周年之际,记者回访了《黔边行》专栏主创记者之一,曾任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现任贵州省报业协会会长、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的刘庆鹰,听他讲述《黔边行》背后的故事。


  WechatIMG53.jpeg

  图:刘庆鹰1985年6月进行“黔边行”采访时,摄于与赤水县城关镇一桥之隔的四川合江县九支区

  

  记者:刘老,当年您和蒙应富老师一起参加《黔边行》采访,历时半年走访贵州沿边地区。能否介绍下当年设立这个专栏的背景?您又是怎样加入到这次采访中的呢?

  

  刘庆鹰:1985年2月初,贵州省委主要负责同志提出一个精彩的观点:贵州与四川(那时重庆未设直辖市)、湖南、云南、广西交界的地方,离省会贵阳远,离川湘滇桂近,不必面向省城发展经济,而应打破行政区划,顺着江、顺着河、顺着山面向川湘滇桂搞活经济,把黔边变成贵州改革开放、振兴经济的“桥头堡”。贵州日报编委会决定在报纸的一版开辟“黔边行”专栏,我和苗族记者蒙应富主动请缨,报社指令我们各采访黔边半个省,每天轮流在“黔边行”专栏发稿一篇。2月27日凌晨4时,风雨雪交加中,我来到贵州东大门玉屏,开始了《黔边行》采访。

  

  记者:1985年,当时贵州交通条件还很差,尤其沿边县区的交通条件更为糟糕,您在采访过程中,是否遇到过交通、通信方面的困扰?能否举一个实例说明?

  

  刘庆鹰:我在与四川酉阳(现为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万木乡接壤的沿河黑獭乡采访时,一天走了50多华里。下坡的山路太陡太滑,路最难走时,人只能蹲在地上,手抓着两边的灌木,一点一点地朝下移步。苦得很,却其乐无穷,步行50多华里换来了两条好稿。

  

  当时,我们发稿主要是在区邮政所发电报稿,由于信号不好等原因,有时发稿很不顺利。每成功发出一稿,我总爱掏出小镜子,自己对自己笑笑。

  

  记者:在《黔边行》采访过程中,您最受触动的地方是哪里?当时有着怎样的感受?

  

  刘庆鹰:很累啊,累到站着都可以睡着。那是到云贵川三省(贵州毕节、云南镇雄、四川叙永)交界的鸡鸣三省采访时的感觉。这一脚踏三省的地方,鸡一叫三个省都听得到,可它的交通状况如何呢?贵州、云南、四川老乡互相看得见喊得答应,可山高谷深、无桥无路,彼此要见面,就得爬山涉水走一天。那里是赤水河的上游,三个省的老百姓盼什么呢?盼能在赤水河上架桥,没有桥是他们的心头之痛!于是,我选择了写交通卡脖子。

  

  可正好遇见连续下暴雨赤水河上游的渭河发大水,去不了云南、四川采访;可去不了云南、四川,材料不够,稿子又怎么写?眼前翻腾汹涌的河面下去50米就是密布着如小汽车般大小石头的乱石滩,人被冲下去肯定没命。

  

  七尺男儿生能舍己!情急之中我想到了儿时遵义湘江河涨大水时我从上游斜游到下游的经验,于是朝上游走了近300米,壮着胆子,扑进水大得像脱僵野马般的河中,人随浪涛起伏,奋力划水,终于顺着水势游到了云南的土地上,采访了云南农民项炳清等人,完成了采访,写出了《鸡鸣——三省应 人行——三省难》这篇稿子(1985年7月22日见报)。该稿参评中国新闻奖时顺利评上,评委说稿子有个性、有特色,而我把游泳采访写进稿中,又成了稿子的唯一性,标题的针对性也给人深刻的印象。解放军报副总编扬岳才评价:“这是拼命三郎写的稿子!”

  

  那天,当我又斜着游回贵州这边时,惊吓、寒冷、疲惫,我整个人都瘫软了,老乡们把我扶到柴火边,一直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才缓过气、回过神来。所以,想出成绩的唯一办法还是只有苦得、磨得。记者的欢乐永远来自于用汗水浇灌出上乘的稿件!

  

  记者:您认为《黔边行》这样的纪行专栏,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现在的年轻记者,您有怎样的寄语和嘱托?

  

  刘庆鹰:在纪念贵州日报创刊70周年之际,我脑子里不断涌现出70春秋一茬茬报人牢记职责使命、深入基层实际,在一篇篇稿件中,在一个个版面上,在一幕幕影视频里,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热情讴歌的感人事迹。从他们的忘我奉献中,从我个人的多年实践里,我深感不论媒体的传播方式如何变化,新闻的魅力必须深深植根于生活的沃土,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能变。媒体人只有沉到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中去,在中央精神、省委要求、基层实际、老百姓脉博上找到最佳的结合点和切入口,捕捉最生动的场景,描写最美丽的风景,讲述最感人的故事,才能有所作为。年轻的同仁们,使命在肩召唤在前,让我们坚守新闻理想,求索不止,进击再进击!(责任编辑:刘诗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