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市州县新闻>黔东南 > 正文

“老网”新生

  稻谷初黄的8月,我来到榕江县平江镇当鸠村杨老网家走访。

  杨老网正低头拌水泥砂浆,听见我在身后叫他,他立刻停下了手头的活儿。

  “老网,蛇咬的伤口好了没?”

  “上次出院回来就好了,现在走路一点都不疼了,真的谢谢你!”

  ……

  一阵寒暄后,我走进了他的房间。

  走近床前,一股臭味扑鼻而来,仔细一看,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床底下一堆用过的卫生纸,旁边是用火灰盖了的一座小山,床板上到处是液体浸过的痕迹,脏兮兮的床单上面放着三包用过的卫生纸,一把扇子,还有一堆脏衣服和一床被褥。

  “老网,你进来……你看看,你在床边拉屎了吗?”

  “不是,我肚子通了个洞,这是近两天流出来的东西,因忙硬化屋里地面,所以还没来得及清理。”

  当老网向上挽起衣服时,只见他左腹部有一道长约3公分的伤口,肉眼可见已严重感染。

  “妈耶!我见你肚子都后怕,上次去治疗蛇咬伤的时候,怎么不告诉医生?”

  “没得钱。”他的回答干脆又无奈。

  经了解得知,杨老网15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为帮助母亲分忧,他便离家到高文、四格等村去做长工。大概10多年前,他在高文村放牛时,从树上掉下来被划了两条口子,后来在四格村割牛草时,又被扁担尖插进了肚子,两次受伤均包了包草药,没有去过医院。2012年2月,他愈合的伤口从里向外腐烂,长期流浓,虽然卖了片山凑到7000元,但与3.8万元的手术费用差距太大,无奈之下,他只有回家。2016年初,他的伤口感染越来越严重,并流大便了,从此他成为了“行走的厕所”,每当红白喜事,大家都嫌他臭,没人愿意与他同桌吃饭,因为大家对他的排斥,他与母亲靠着低保过上了与人隔阂的生活。

  了解情况后,我对他说:“现在国家政策好了,在县级医院住院,执行先诊疗后付费,医疗费用基本医保报销80%,大病保险报销65%-85%,医疗救助报销70%,住院不用花多少钱的。”

  “我肚子流臭东西近7年了,去医院一定好吗?家里现在只有100多块钱了”。

  “如果不去医院治疗肯定不会好,去了医院就有机会好。这样吧,费用问题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想办法,明天我来接你去医院。”

  “嗯,是是……”

  8月3日,我带上3套衣服去当鸠村接老网,而老网早早就下榕江卖山货,我只有到他回家必经之路平江镇当鸠路口等候。

  2个小时后,我终于等到了他。送他回到家后,让他换上备好的衣服,我们来到了榕江县仁康医院住院。

  “病人是外伤性导致的腹部感染性窦道,伤口感染严重并引起了肠漏,必须及时转往上级医院手术,否则,只有等待死亡。”

  听到医生的话后,我心里慌了神,他还没娶媳妇呢,且家里还有老母亲,不能白发人送黑发啊!

  我立即带老网到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咨询,庆幸的是他的情况县人民医院有条件进行手术,我也松了口气。

  于是,我多方打听并联系上了杨老网的二妹老妹和三妹夫吴老寿,要求他们来看望老网和商量手术事宜。当谈到治疗时间长,需要有人招呼后,他们均以活路多、小孩小等理由予以婉拒,因为做不通他们的思想工作,无奈之下,老网只有带病回家。

  老网回去后,他的治疗问题就像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压在我的心坎上。每想到老网的遭遇,工作总是开小差,晚上也睡不好,细心的妻子也问起了情况。知道老网的情况和自己想找人资助的想法后,妻子就说了一句话:“我们做工作既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他的病情那么严重,做手术也有一定风险,你可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可想起人命关天,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于是一边找朋友资助,一边找护工。

  功夫不负有心人,2天后落实到了一点资助费用,支付他医疗自费费用和请一个礼拜的护工费用应该够了,我迫不及待的把消息告诉了老网,并吩咐他在村里找位护工。

  世上还是好人多,听到有帮扶干部带老网去住院,且每天出100元请人招呼的消息,古州镇高文村韦大姐愿意来帮忙。

  8月15日,老网如愿住进了县人民住院,8月20日,医院就安排了手术。

  “小吴,老网今天同时做了两个手术,原来的伤口处理好了,肠子也补好了,手术还算顺利,请放心。”

  听见电话那头舒医生报来的喜讯,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手术当天,老妹和老寿均来到医院招呼,两天后他们又匆匆离去。后来的日子就是韦大姐和我交替招呼老网,每天陪他聊天,引导他进步,给他送饭,帮助他康复,为让他们母女各自安心,我还录了两段视频,当他们看到相互的问候视频后,都忍不住流口下了感激的泪水。

  老网术后康复一天比一天好,眼看就可以回家开田打谷子了,他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我也觉得很欣慰。

  9月3日,老网康复出院了,住院费用共16952.8元,基本医疗、大病保险、医疗救助报销后,自付费用只需1332元。

  当送老网安全送到家时,村里的群众也纷纷过来向他问候,祝福他获得了新生,也大声夸赞了帮扶干部。看到此情此景,我喜悦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倘若没有国家的好政策,没有好心人的帮助,没有自己的坚持,也就没有今天的这份喜悦和收获,也许这就是帮扶工作意义所在吧!

  一幅画面便浮现在我脑海里——老网坐上了村里的喜桌宴,周围的朋友与他有说有笑,好不热闹!我又不经幻想到他身边还站着一位朴实的村妇,今后老网不只是与老母亲相依为命了,我期待老网的新生活……

  (作者系榕江县平江镇当鸠村帮扶干部)